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改革开放40年,文化体制改革成就综述

2018年9月27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洪军
【内容分类】 文体改革
【内容摘要】

深入推进文化体制改革,关系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实现,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关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党的十八大以来,改革进行40年,文化体改革系列成就有目共睹。

【标签】 小康社会 改革成果
【正文】

【热点回顾】

激发文化创造活力 向着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迈进——党的十八大以来文化体制改革成果述评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按照中央全面深化改革的总体部署,宣传文化战线高举改革旗帜、聚焦“四梁八柱”、锐意攻坚克难,推动文化体制改革在新的起点上纵深拓展,取得一批开拓性、引领性、标志性的制度创新成果,文化体制改革主体框架基本确立,进一步激发了文化创新创造活力,进一步促进了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繁荣,进一步增强了人民群众的文化获得感和幸福感。

以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为引领,牢握改革正确方向、明确改革主体框架

在推进治国理政进程中,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文化建设,将其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进行部署,就文化改革发展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作出深刻阐述。

——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

——坚持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在继承中转化,在学习中超越;

——加强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和阐发,实现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紧紧围绕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完善文化管理体制和文化生产经营机制,建立健全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现代文化市场体系来做好工作,以此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

——把握好意识形态属性和产业属性、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关系,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无论改什么、怎么改,导向不能改,阵地不能丢;

……

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论述,体现了我们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规律的深刻把握,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是党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

宣传文化部门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加强科学谋划、细化制度设计,切实把讲话要求转化为改革的目标思路和任务举措。制定《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实施方案》,编制《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出台“两个效益”相统一、媒体融合发展、特殊管理股试点、新闻单位采编播管人事管理制度改革、采编和经营两分开、文艺评奖改革、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等40多个改革文件,细化了改革的路线图、时间表、任务书,搭建起文化制度体系的“梁”和“柱”。在此基础上,建立任务台账、加强督察问效,重点任务进展一月一反馈、一季一督察,跟踪效果、及时整改,确保各项改革任务落地生根。截至目前,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确定的104项文化体制改革任务已完成97项,其余7项正在抓紧推进之中。

始终把社会效益放首位,建立健全确保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体制机制

正确处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关系,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文化建设必须始终把握好的重大问题。一条主线贯穿改革全过程——充分考虑文化特点和功能定位,统筹文化宏观管理体制与微观运行机制改革,努力构建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体制机制。

——中办、国办印发《关于推动国有文化企业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社会效益指标考核权重应占50%以上”,“探索建立党委和政府监管有机结合、宣传部门有效主导”的国有文化资产管理体制等重大举措,将“两个效益”相统一的原则要求转化为具体制度设计。同时,分类推进国有文化企业改革,积极开展国有控股上市文化公司股权激励试点、国有文化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试点,探索建立健全有文化特色的现代企业制度。

为确保既活得好又走得正,中南传媒集团公司出台专门考核办法,对直接涉及内容生产单位的考核,突出强调社会效益、减轻经济指标要求。中国出版集团制定了坚持正确导向、履行国家使命、做大文化影响与加强制度队伍建设等社会效益考核的“四个一级指标”,做强做响主题出版,营业收入、总资产、净资产突破百亿大关,实现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探索可量化、可操作的社会效益考核指标。北京、上海、安徽、福建、湖北、云南、陕西等7个省市和部分在京出版社,分领域开展社会效益评价考核试点工作。作为试点省份之一的安徽省,不断创新“双效”业绩考核机制,从坚持正确导向、文化创作生产、公共文化服务和社会责任等方面,明确社会效益指标考核内容,坚持正确导向指标不设分值,出现严重问题实行“一票否决”,文化企业负责人薪酬与社会效益同升同降。

——制定《关于实施网络内容建设工程的意见》,把理论传播、新闻传播、文化传播全面覆盖到网上,规范引导网络文化健康发展,最大限度地激发网络空间正能量。探索实行特殊管理股制度,在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络视听、网络出版等领域开展试点,形成法律框架下互联网传媒企业导向管理的基础性制度安排。

——制定《关于印发文化体制改革中经营性文化事业单位转制为企业和进一步支持文化企业发展两个规定的通知》等系列政策文件,目前,综合性、专门性文件30多个,涉及文化体制改革综合配套政策及电影、戏曲、出版、书店、动漫、小微企业、对外文化贸易等方面,构建了有利于“两个效益”相统一的文化经济政策框架。

文化立法步伐加快,新制定颁布了《网络安全法》《电影产业促进法》《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我国文化领域法律从原来的4部增加到7部。

把握媒体发展新趋势,构建坚持正确导向、适应融合发展的媒体传播格局

积极适应媒体格局深刻调整、舆论生态深刻变化的新形势,坚持党管媒体原则,尊重新闻传播规律,创新方法手段,加快构建现代传播体系,提高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

——制定《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中央厨房”建设为龙头推动媒体深度融合,一批新型主流媒体和媒体集团涌现。人民日报加快完善“中央厨房”机制,改造策采编发流程,强化业态技术创新,打造全媒人才队伍,推进深度融合成效显著。截至2016年12月,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央视影音”客户端下载量分别达到1.5亿、1.8亿、5.5亿,网上传播力影响力明显提升。

——深化新闻媒体内部改革,制定《关于严格实行新闻媒体采编和经营分开的通知》,规范采编和经营两分开,严禁将经营活动与新闻报道挂钩。开展打击新闻敲诈和假新闻专项行动,规范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管理,清理整顿中央新闻单位驻地方机构,撤并驻地方机构1181个,清退违规人员1435人。新华通讯社全面实现国内分社采编、经营两分开,彻底解决采编、经营“交叉”问题,进一步提高了新闻报道质量。

——坚持依法依规管网治网,推动形成良好网络舆论生态。《网络安全法》《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关于促进移动互联网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等法律及文件出台,互联网管理的基础性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不断完善。

落实“两个所有”要求,强化“两微一端”管理,加大网络空间治理力度。2016年以来,清理网上色情低俗庸俗信息1800余万条、虚假和谣言信息900余万条、涉侵权盗版有害信息370余万条,网络空间更清朗、底色更明亮。

激发文化创新活力,文化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先来看一组数字:从2012年到2016年,文化产业增加值由1.81万亿元增加到3.03万亿元,首次突破3万亿元;占GDP的比重从3.48%提高到4.07%,首次突破4%。在整体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文化产业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速度,展现了蓬勃的生机与活力。

十八大以来,各地和有关部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着眼供给侧用劲发力,积极构建现代文化市场体系和文化产业体系,提高文化产业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努力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

——完善文化产品创作生产扶持引导机制。出台《电影产业促进法》《关于支持电影发展若干经济政策的通知》《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等法律及政策性文件,改进国家艺术基金、国家出版基金、电影精品专项资金、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等运行机制,加大对优秀产品的引导扶持力度。制定《关于全国性文艺评奖制度改革的意见》,将全国性节庆活动中文艺评奖压缩87.5%、常设全国性文艺评奖压缩75.4%,文艺评奖的权威性和引导力大大提高。

改革释放创新活力,优秀作品不断涌现,《筑梦路上》《海棠依旧》《焦裕禄》《长征》《湄公河行动》《三八线》等影视作品叫好叫座。2016年,全国电影票房492.83亿元、比2012年增长137%,其中国产片票房287.47亿元、占总票房的58.33%,票房过亿元的影片86部、国产影片有45部。

——发展壮大文化市场主体。推动国有文化企业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兼并重组,加快培育实力、竞争力强的骨干文化企业。从2017年第九届“文化企业30强”整体情况看,规模实力、市场竞争力和盈利能力不断增强,主营收入3515亿元、净资产4318亿元、净利润381亿元,与2012年的相比,分别增长了120%、155%、69%。

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专、精、特、新的小微文化企业“铺天盖地”。根据工商总局数据,截至2017年6月底,全国文化及相关产业企业数量超过322万户,同比增长22.4%,比全国企业数量平均增速高出3.1个百分点。

——深化文化投融资体制改革。推动文化资源与多层次资本市场有效对接,更好发挥资本平台促进文化企业发展的乘数效应。截至2017年4月底,沪深两市文化上市公司达103家,约占A股上市公司总数的3.21%,形成特色鲜明的“文化板块”。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启动以来,挂牌的文化企业有690家,约占新三板挂牌企业总数的6.2%。

——培育文化产业发展新动能。对接“互联网+”战略,实施“文化+”行动,推动文化与科技、教育、信息、旅游、体育、建筑设计及相关制造业等深度融合。2016年,以“互联网+”为主要形式的文化信息传输服务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超过30%,全国备案上线的网络电影5556部,40家主要网络文学网站推出作品1454.8万种。

扩大和引导文化消费,支持大中城市建设文化娱乐综合体,支持艺术街区、特色书店和小剧场等建设,鼓励有条件的地方适当补贴居民文化消费。截至今年6月份,全国银幕总数达到4.5万块,已经超过美国和加拿大总和,跃居世界第一。

补齐文化短板,促进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

贵州建设多彩贵州广电云农村覆盖工程,推进广电云向行政村延伸覆盖;探索“按需制单、百姓点单”,河南省焦作市实施“百姓文化超市”惠民工程,“超市化”供应、“订单式”配送精准惠民;推进基层文化资源整合,实现“一站式”服务,全国形成了安徽农民文化乐园、浙江农村文化礼堂、山东文化大院、广西“五个一”村级公共服务中心等各具特点的建设模式……

五年来,各地各有关部门坚持政府主导、社会参与、重心下移、共建共享,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补齐短板、提高效能,打通公共文化服务“最后一公里”。

——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首次把标准化均等化作为重要制度设计和工作抓手,确定了14个小类22条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具体标准;颁布《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首次以法律形式规范和界定了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在公共文化服务中的责任和义务,将公共文化建设纳入法治化、规范化轨道。

——制定《关于推进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建设的指导意见》,把乡镇和村级的党员教育、科学普及、普法教育、体育健身等设施资源整合起来,把各类重点文化惠民工程整合起来,建设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推动基层文化资源互联互通、共建共享。

——制定《“十三五”时期贫困地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规划纲要》,反弹琵琶、精准扶贫,用绣花的精准功夫,把资金、资源更多向贫困地区倾斜,助推贫困地区与全国同步实现文化小康。

有关部门统筹安排财政资金,实施百县万村综合文化中心工程,在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县和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扶持建设1万个村综合文化服务中心;2016年,又启动贫困地区民族自治县、边境县村综合文化服务中心覆盖工程,推动贫困地区民族自治县、边境县村级文化中心建设的全覆盖。

加快走出去步伐,努力讲好中国故事、提升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

与意大利足球俱乐部合作,让“欢乐春节”走进意甲联赛绿茵场;美国将“欢乐春节”办进高校;法国首次举办电视“春晚”……2017年“欢乐春节”在全球1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00多个城市举办了2000余场活动,海外受众达2.8亿人次。

十八大以来,先后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中华文化走出去工作的指导意见》《关于加快发展对外文化贸易的意见》《关于加强“一带一路”软力量建设的指导意见》等文件,统筹对外文化交流、文化传播和文化贸易,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文化走出去力度空前加大。

——加强对外话语体系建设,紧扣中国梦宣传阐释,用鲜活故事生动阐释中国发展道路的深刻内涵和独特优势。《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以22个语种、25个版本在海内外发行625万册,中国理念、中国制度、中国方案得到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的理解和认可。

——拓展对外文化交流,用好中医药、中国美食、中国园林、中国功夫等文化名片,打造对外交流品牌,增进中华文化亲和力感染力。截至2016年底,我国已和“一带一路”沿线的60多个国家全部签订了政府间文化交流合作协定;已在140个国家建立了511所孔子学院、1073个孔子课堂,建成海外中国文化中心30个、中国馆14个。

——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打造外宣旗舰媒体,中国国际电视台(中国环球电视网)成功启播。人民日报社实现主要英文社交媒体平台全覆盖,脸书公共账号粉丝量达3000万、推特粉丝260万;近五年新华社稿件在世界主要通讯社互引统计中位居榜首;中央电视台海外整频道用户达4亿户,分布在全球168个国家和地区。

——推进对外文化贸易,扩大我国文化产品和服务在国际市场的份额和竞争力。2016年,我国文化产品出口额786.7亿美元,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对外直接投资39.2亿美元,较2012年增长18.6倍;图书版权输出1万种,输出和引进品种比例由2012年的1:1.9提高到2016年的1:1.6。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引领和支撑。伴随文化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中华文化必将绽放更加绚烂的光彩、创造更加伟大的辉煌,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提供强大的价值引领力、文化凝聚力和精神推动力。

(以上来源:新华社,2017-07-23)

坚定文化自信建设新时代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改革开放40年文化体制改革成就综述

展开波澜壮阔的40年文化改革发展长卷——从计划经济条件下的传统文化管理体制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现代文化治理体系,从单纯依靠政府投入的文化事业到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从短缺的文化生产供给、零散的文化经营活动到繁荣活跃的现代文化产业和市场体系,从较为封闭单一的对外文化交流到以我为主、多层次、宽领域文化开放格局……伴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的伟大实践,文化领域的改革发展,走过了极不平凡的历程,取得了极不平凡的成就。

进入新时代,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坚定文化自信、高扬改革旗帜、锐意进取创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越走越宽广,向着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稳步迈进。

转变职能创新机制,推进文化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福建漳州芗剧团复排《保婴记》,制作舞美需要一大笔资金,是国家艺术基金的专项资助解了剧团的燃眉之急。运行近五年来,国家艺术基金共立项资助4013个项目,总额约33.4亿元。

改变以往财政投入直接“养人”模式,国家艺术基金“不问出身,只看项目”的资助标准调动了基层文艺创作积极性,可谓文化部门转变职能、文化治理体系现代化创新的成功实践。

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逐步确立,一路推动政府角色转换和职能转变。党的十八大以来,文化体制改革全面深化,国家文化治理能力和水平不断提高。

完善文化管理体制。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电影局统一揭牌,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等新机构挂牌组建。完善国有文化资产管理体制,推动实现管人管事管资产管导向相统一。进一步深化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改革,中央及省级改革任务基本完成。

加强文化法治建设。推动出台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电影产业促进法、网络安全法、公共图书馆法等重要法律。

深化国有文化企事业单位改革。加快推进公司制、股份制改革,健全法人治理结构,建立有文化特色的现代企业制度。全面加强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综合考核评价指标体系建设,明确“社会效益指标考核权重应占50%以上”。

补短板提效能,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提升百姓获得感

2018年8月5日,广州图书馆入馆人数为51774人次,创下国内城市公共图书馆单日入馆人次的最高纪录。这是新时代全民阅读的一个生动注脚。

40年间,我国公共文化设施和产品供给从相对紧缺迈入大繁荣大发展的新时代:博物馆从340多家增加到4700多家,公共图书馆从1200多家增加到3100多家,文化馆(站)从不到7000个增加到44000多个,艺术表演团体从3100多家增加到15700多家。目前,中央、省、市、县、乡、村六级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确立。全国群众文化机构每年开展活动近200万次,服务群众达5、6亿人次。

当前,以标准化、均等化、社会化、数字化为突出特点的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步入发展快车道。

以精准扶贫助推文化小康,七部委印发《“十三五”时期贫困地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规划纲要》,并组织实施贫困地区百县万村综合文化服务中心示范工程等项目。

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文化服务力度不断加大,“互联网+公共文化服务”新模式精准对接群众文化需求,服务效能大大提升。如山东东营“数字文化广场”、上海“文化嘉定云”,激发了民众参与公共文化的热情,百姓文化获得感显著增强。

文化产业提质增效,向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迈进

先来看文化产业最新一份“成绩单”:2017年全国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35462亿元,增长15.2%,占GDP比重4.29%。文化产业保持两位数增长速度,高于同期经济增速。

让我们将时间的纵深拉长:1979年广州东方宾馆开设国内第一家音乐茶座,成为新中国文化市场兴起标志;2002年党的十六大报告厘清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关系,双轮驱动的文化体制改革拉开序幕;进入新时代,文化产业稳步向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迈进——我国文化产业发展足迹描绘出一条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上升曲线。

十八大以来,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加快构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深化,一批文化企业和品牌做大做强,文化产业发展质量和效益不断提升。

近年来,我国着力培育和发展文化市场主体,加大骨干文化企业培育力度,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进入文化产业,形成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文化产业格局。2018年第十届全国“文化企业30强”主营收入、净资产、净利润三项指标创历史新高。

产业结构布局逐渐优化,新型文化业态不断涌现。对接“互联网+”战略,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加快发展移动多媒体、网络视听、数字出版、动漫游戏、3D和巨幕电影等新兴产业,推动上网服务、游戏游艺等行业转型升级。

传统文化融入现代生活,文化走出去迈出新步伐

《我在故宫修文物》《中国诗词大会》等荧屏热播,获年轻观众点赞;非遗带动贫困地区就业,成为精准扶贫重要抓手。近年来,优秀传统文化融入现代生活的案例不胜枚举。

从1987年长城、故宫等成为我国首批入选的世界遗产,到如今以53处世界遗产位居世界前列;从2002年启动“抢救和保护中国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工程,到2018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前后3700多项非遗宣传展示活动全国同步展开,40年改革实践走出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传统文化保护传承之路。

坚守中华文化立场,推动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正焕发出新的时代风采。《复兴文库》《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百部经典》等编纂出版;推进文化典籍资源数字化,建设数字故宫、数字敦煌、数字丝绸之路……

优秀传统文化成为世界认识中国的窗口,同时,彰显时代创新、体现人类共同价值追求的当代中国故事也引来八方喝彩: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在非洲观众中引发共鸣,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征服大批海外“粉丝”;感知中国、中国文化年(节)、欢乐春节、四海同春等对外文化交流品牌日益成熟;中国与157个国家签署文化合作协定,建成35个海外中国文化中心。

中国,正以更坚定的文化自信,在更广阔的舞台上演绎着新时代改革故事。

(以上来源:新华报,2018-08-26)

为民族复兴凝心聚力——文化体制改革40年成就综述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刚刚结束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明确了新形势下宣传思想工作的使命任务,也为文化体制改革指明新方向:要坚定不移将文化体制改革引向深入,不断激发文化创新创造活力。

40年,风云激荡、波澜壮阔。经济体制改革解放生产力、增强了中国的“硬实力”,文化体制改革则释放文化活力、提升了中国的文化“软实力”;经济建设的辉煌成果为民族复兴打下坚实的物质基础,文化的改革发展则展示了当代中国人的精气神,为民族复兴凝心聚力。

顶层设计,打牢四梁八柱

8月24日,国家艺术基金启动了2019年度资助项目评审。5年来,国家艺术基金打破了地域、系统、体制和身份的限制,形成了政府主导、专家评审、面向社会的运作模式,成为国家对艺术创作活动进行宏观调控的重要工具,优化了艺术创作生态。

这是我国文化建设发展和体制改革一个剪影。

像国家艺术基金一样,机构的顶层设计,牵动着一个领域的变化:2016年财政部专门成立文化司,将文化行政、产业、事业纳入一体,有利于深入研究文化建设的特点和规律,使财政对文化的投入更科学、更精准,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撬动作用;在新一轮机构改革中,组建文化和旅游部,统筹文化事业、文化产业发展和旅游资源开发,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推动文化事业、文化产业和旅游业融合发展。

全国文化体制改革40年来,在重大领域发展的重要时刻,党中央准确的战略定位和顶层设计,既书写了文化体制改革的完美答卷,又保证了中国改革开放的航程行稳致远。

经济社会发展日新月异,文化冲突的新问题、社会矛盾的新现象层出不穷,文化体制改革也因事而化、因时而进、因势而新,走过不平凡的历程:从探索到推进,从单一到繁荣,从局部到整体,从机制调整到体制创新,不断深化对文化繁荣与发展的规律性认识,加强顶层设计,打牢“四梁八柱”,闯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发展道路。

提高文化治理能力,增强文化获得感幸福感

40年的发展,成都郫都区唐昌街道战旗村富了口袋,更富了脑袋,除了战旗文化广场、农民夜校、社区小广场、战旗党群活动中心等传统文化活动阵地,还开设了美食技能培训班、布鞋制作班、蜀绣班、古筝班、太极班……村民幸福指数不断上升。

一个村的变迁和治理,恰是40年中国文化建设的缩影。

一方面,实现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通过政府主导、社会参与、重心下移、共建共享,2017年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从法律层面保障和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实现“广覆盖”与“精准化”的有效对接,让基本公共文化服务的阳光雨露惠及更多人。

另一方面,优化文化资源配置,不断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推动各类文化市场主体发展壮大,培育新型文化业态和文化消费模式,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

从文化事业到文化产业,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到坚定文化自信,从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理念到讲好中国故事,文化体制改革的内涵和外延不断扩大:文化滋养着奋进的中国人民,诠释着中国道路和中国制度的本质,提升了全社会的文明进步程度。

中华文化焕发时代光彩,激发文化创造活力

近日,四川都江堰、广西灵渠、浙江龙游姜席堰和湖北长渠四个水利工程被确认为“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在此之前,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发布,1113位传承人榜上有名。

每一项人类文化遗产,每一个非遗项目,都是历史积淀的文化财富,是中华民族的文化根脉。2017年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指出“在5000多年文明发展中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的文化沃土,是当代中国发展的突出优势,对延续和发展中华文明、促进人类文明进步,发挥着重要作用。”

今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通过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成为文化建设的源泉、发展的资源,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正“活”起来,展示了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

在互联网时代,随着大数据、“互联网+”、虚拟现实技术等新模式和新技术的不断涌现,通过新的创意和设计,激发文化创造活力,历史与现实互动、古老与时尚对话,把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标识展示出来,把优秀传统文化中具有当代价值、世界意义的文化精髓提炼出来,让疾步走在现代化道路上的中国民众静心回望自己的精神家园,增添对民族文化的骄傲和认同。

站在历史新的起点上,要在改革开放40年快速发展的基础上继续保持蓬勃发展的势头,文化体制改革任重而道远,中华民族复兴阔步前行。

(以上来源:光明日报,2018-08-27)

【数据分析】

文化是一种生产力,是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今世界,文化与经济、政治相互交融,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突出,越来越重要。因此,大力发展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是我们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必须完成的重任。要完成这一重任,改革文化体制是题中应有之义。深入推进文化体制改革,促进文化事业全面繁荣和文化产业快速发展,关系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实现,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关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要坚定不移将文化体制改革引向深入,不断激发文化创新创造活力。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是党中央作出的一项关系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全局的重大决策,是全面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立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的必然要求。深化文化体制改革要抓住关键环节和重点领域,加大力度、加快进度,在解决影响和制约文化科学发展的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上实现重点突破,推动文化体制改革向纵深发展。一是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运行机制,加快构建覆盖城乡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二是要加快国有经营性文化单位转企改制步伐,着力培育合格的文化市场主体;三是要着力培育骨干文化企业和文化领域战略投资者,切实增强国有文化企业的整体实力和竞争力;四是要大力推进文化领域资源整合,进一步增强文化建设的整体实力和发展后劲;五是要加快构建有利于科技与文化产业相结合的体制机制,大力发展新兴文化产业;六是要积极创新文化走出去的模式,不断增强中华文化的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