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非洲“汉语热”架起中非友谊之桥

2018年10月26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洪军
【内容分类】 文化交流
【内容摘要】

随着越来越多的非洲青年开始学习汉语,汉语在非洲也越来越流行,中非友谊以汉语热为媒介、以中非交流的平台,也随之不断升温。

【标签】 汉语 孔子学院 中非关系
【正文】

【热点回顾】

非洲掀起“汉语热”

“友好的非中关系让越来越多的非洲人开始报名学汉语,成为当地年轻人追捧的时尚。汉语已成为连接非中人民、尤其是非中青年的友谊之桥。”虽无缘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总冠军宝座,但尼日利亚小伙丁家明并不沮丧。他表示,回国后要把在华所见所闻与身边朋友分享,让更多非洲人了解中国、喜欢中国。

近年来,随着中非关系的深入发展,尤其是经贸、教育、文化领域的交流合作日益加深,距离中国万里之遥的非洲大陆正在掀起“汉语热”。截至2018年5月,非洲41个国家设立了54所孔子学院和30个孔子课堂,累计培养各类学员140多万人。

许多非洲大学生通过学习汉语,感悟中国文化。尼日利亚纳姆迪•阿齐克韦大学教育学专业的大三学生丁家明就是其中之一。

“我学汉语是想成为一名大使,推动非中在各领域加强多元化合作。”汉语水平五级的丁家明说,他学汉语的“秘诀”就是多练习,随身携带笔记本记下新词汇,每天早晨还花两个小时读中文,因为“大脑在早晨能更好地接收新信息”。

凭借扎实的汉语水平和字正腔圆的发音,丁家明成功闯入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总决赛,并成为非洲冠军。

学汉语过程中,21岁的丁家明还学会了使用微信,他把北京烤鸭、小龙虾、长城和中国动车组列车“复兴号”都发在了朋友圈。“这样能让我的亲人和朋友看到一个对非洲人民真实而亲诚的现代化文明古国。”丁家明说。

会“变脸”、会说相声、喜欢中国诗词的邓肯来自加纳,他经常免费为中国驻加纳的公司表演节目。

邓肯告诉记者,他学习汉语是希望能跟中国人无障碍交流,帮助加纳人与中国人做生意。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在加纳有很多中国投资者和中资企业,学好汉语可以获得很多就业机会。”邓肯说,中国企业在当地承建了许多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许多当地人通过掌握汉语获得了优先就业机会。

1996年出生的埃及姑娘麦乐娜擅长中国书法,喜欢中国电影,高考结束后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学习汉语。

麦乐娜说,她想要当一名汉语教师,把自己在埃及和中国所学的知识分享给更多人,让埃及小朋友了解美丽的中国,培养他们学习汉语的兴趣。

“埃及有一所中埃友好学校,我很希望在中国也能建一所埃中友好学校,方便埃及小朋友从小了解中国,为未来非中友谊注入新鲜血液。”麦乐娜表示,非洲大陆“汉语热”的背后,是非中各领域合作不断深化的结晶,相信随着非中交流互鉴,共同发展,汉语在非洲的使用率将会进一步提高。

(以上来源:中新社长沙,2018-08-26)

从非洲到中国 架一座友谊之桥

“贺老师的讲座让我对中非关系有了全新的认识和了解。”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贺文萍关于中非关系近两个小时的讲座中,来自尼日利亚的明旭数次提问。他这样评价这次讲座:“这个讲座带给我很多触动,我希望回到尼日利亚后,还能做一些关于这方面话题的延展性研究。”

和明旭一样,来自非洲23个国家和中国10所高校的300名中非青年8月20日参加了由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主办的“中非情 ·青年志”中非青年夏令营。 在为期4天的夏令营活动中,他们共同完成文化研修任务,感受中华文化的魅力,并在交往中搭建中非青年友谊的桥梁。

“中国的帮助实实在在”

“非洲年轻一代思想非常活跃,很愿意思考。”这是贺文萍对讲座的参加者——来自肯尼亚和尼日利亚的营员的印象。

从蒙巴萨至内罗毕铁路开通的故事到对中非关系发展的介绍,面对贺文萍“既有故事,也有观点”的阐述,营员们提问踊跃,互动频繁。

“以我现有的知识,对中非关系还无法做深入的描述。但贺老师的讲座引发了我的思考。”第一次来中国的明旭谈了他对中国的印象,“阿卡铁路在尼日利亚很出名,中国帮助我们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改变了尼日利亚城市的面貌。”

的确,阿卡铁路的通车宣告尼日利亚境内无标轨铁路历史的终结。数据显示,阿卡铁路建设累计雇用当地员工16738人,间接创造本地就业岗位近15万个,极大带动了当地水泥、钢筋、沥青等行业发展。通车后,中方企业提供全方位的技能培训和技术支持,帮助当地培养了一大批稀缺的铁路运营管理人才。

参加此次夏令营的卢旺达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张显对当地民众对中国的友好也深有感触:“年轻人告诉我,中国的援助没有条件,是实实在在的帮助。这些年轻人对中国有着深厚的感情。正是中国的快速发展,吸引着他们关注中国。”

“卢旺达的年轻人不仅了解中国电影,还了解中国的‘新四大发明’。”随张显参加本次夏令营的20多名营员刚到北京,便去体验“共享单车”,“同学们兴奋得不得了”。

“让我的孩子学中文”

本次夏令营中,来自非洲的营员多是第一次来中国,走进中国让他们直呼“大开眼界”。

摄影师明旭希望用镜头记录下自己眼中的中国,从飞机降落北京,便开始拍摄。来之前,明旭称自己对中国有“一定的了解”。但到中国之后,他用“十分不同的感受”来描述这次中国之行。“感觉中国的节奏很快,但中国又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我渴望能多了解中国人和中国文化,渴望能用流利的中文进行交流。回国以后,想拿出更多的时间学习中文。如果我有孩子,也会让他们学习中文。”明旭说。

来自卢旺达的何美,印象最深的是友好的中国民众和美味的中国食物:“中国人非常友好,食物种类丰富,味道很棒。尤其是面条,特别好吃。”在卢旺达大学学习商业信息技术专业的她希望将来努力学习,“能到北京语言大学继续深造”。

和何美一样,来自肯尼亚的陈安东也希望将来能申请到奖学金,“到中国学习”。内容丰富的讲座、美味的中国食物……都让他觉得“收获很多”。

营员安托尼则用特殊的方式表达自己对中国的感情。在五道口参观时,他登上某商场外的献血车,“希望能用这种方式提供一点帮助”。

“学习汉语有未来”

来自非洲的营员多是当地孔子学院的学生,学习汉语让他们爱上中国、走近中国。

对李克思来说,“学习汉语有前途也有未来”。尼日利亚拉各斯大学孔子学院不仅是她学习汉语的地方,更是她了解中国的一扇窗。“因为在拉各斯大学孔院学习汉语,我才有了到北京理工大学学习中文的机会。”

中华文化的魅力也让李克思在中国“一留再留”。始自去年9月的半年期中文学习已结束,她选择继续留下来学习。“我不想止步于学会中文,更希望了解中国文化。只有这样,才能说了解了中国。”

今年9月,李克思将转至首都师范大学学习汉语国际教育专业。除了常规课业学习,她还报了古琴班,“希望在有限的时间内,多了解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

张显仍记得卢旺达大学孔子学院学生唱《大中国》等歌时饱含感情的场景。“他们把对中国的感情,都融在歌声里了。这跟我们的老师不仅教他们唱中文歌,也解释歌词的意蕴有关。”

据张显介绍,目前卢旺达大学孔子学院注册学员约5000名。除了卢旺达大学内的孔子学院本部,卢旺达全国设有13处孔子学院教学点,分布在大学各校区、地方中学、中资企业和机构等。

“有几个教学点是自己找上门来,请我们开汉语课。这背后是学习汉语与就业的紧密关联。”张显说。

国家汉办党委副书记于天琪表示,孔子学院在促进中非教育文化交流与合作方面作出了积极贡献。希望本次中非青年夏令营的营员们能够通过此次活动加深对中国的了解,也把各国的文化带到中国,用自己青春的温度,进一步增进相互理解和沟通,成为中非友好的民间使者。

(以上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2018-08-24)

“汉语之花”绽放非洲

2014年,来自重庆师范大学的张显就任卢旺达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那时约有汉语学员1000名,现在我们共有15名教师,注册学员约5000名”。在张显看来,学员人数快速增长的背后是“友好的中非关系以及中国的快速发展,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学汉语”。

“学生对汉语的那种热爱是无以言表的。”张显如是形容他所感受到的学员们对汉语的感情。

随着中非关系的深入发展,尤其是在经贸、文化等多领域合作的加深,越来越多的非洲人开始学汉语。来自国家汉办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非洲的41个国家设立了54所孔子学院和30个孔子课堂,累计培养各类学员达140多万人。

“学中文是我最大的快乐”

正在南开大学读汉语国际教育硕士的韩懋宇来自尼日利亚,本科所学专业是宗教与人类学,之前的梦想是当一名律师。“当我遇到汉语后,梦想便转向了,希望做一名中尼之间的文化使者。”

为了自己的梦想,韩懋宇不断努力。他在纳姆迪·阿齐克韦大学孔子学院学习期间,不仅以高分通过汉语水平考试(HSK)6级,而且获得了奖学金,顺利入读南开大学。

更让韩懋宇感到骄傲的是,在第二届“汉教英雄会”夏令营暨2018汉语国际教育硕士研究生教学交流大会上,他一路过关斩将,获得全国总冠军。“希望毕业后能留在中国当一名汉语教师。” 韩懋宇的梦想越来越具体。

同样来自尼日利亚的小伙丁家明因在第17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中的精彩表现而为大家熟知。在学汉语的过程中,他学会了使用微信,第一条朋友圈便是“学中文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来自肯尼亚的陈安东在内罗毕大学孔子学院学习汉语约1年,他希望将来能申请到奖学金,“到中国学习”。 值得一提的是,内罗毕大学孔子学院成立于2005年,是中国在非洲开设的第一所孔子学院。

“学汉语为学员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不仅让他们了解了另一种文化,更有助于他们的就业。”张显告诉本报记者,“卢旺达大学把我们孔院的网站链接挂到他们的校园网站上,在学校看来,汉语教学是学校国际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学习汉语带来更多可能”

在非洲各孔院的学员当中,常见社会学员的身影。服装设计师安托尼是尼日利亚拉各斯大学孔子学院的一名学员。学习汉语1年的他日前参加了由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主办的“中非情·青年志”中非青年夏令营,“终于有机会到中国,我对中国文化、中国人、中国环境有了更多的了解,希望回国后能把我所了解到的中国和中国文化介绍给身边的朋友”。

在尼日利亚拉各斯大学孔子学院,和安托尼一样,工作之余学汉语的学员并不鲜见。“学习汉语能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可能性。”该孔院中方院长王永静说。

摄影师明旭也是尼日利亚拉各斯大学孔子学院的学员,“学习汉语让我有更多的机会”是他学汉语的初衷。短暂的中国之行让他更加“渴望能多了解中国人和中国文化,渴望能用流利的中文进行交流”。他还有个愿望:“如果我有孩子,也会让他们学习中文。”

“我们开设了专门的社会学员班,每天18时到20时开课,这些学员非常有恒心,可以说风雨无阻地来上课。”张显告诉本报记者,正是基于卢旺达民众学汉语的需求,卢旺达大学孔子学院的办学理念突出“三化”:“一是特色化,开设武术、太极、中国文化等课程;二是职业化,即将汉语教学和职业培训相结合;三是全面化,即让汉语教学覆盖更多的人群。”

在具体实践中,卢旺达大学孔子学院的13个教学点中,除大学校园外,在一些中学、驻卢旺达中资企业、中国医疗队所在的马萨卡医院等也都开了汉语班。

“实实在在地推进中非友谊”

在孔院学习的非洲学生谈到学中文的动力时,不少学员会提到“非洲孔子学院负责人以及在非洲从事汉语教学的一线教师非常有感染力”。

在张显看来,这跟非洲孔院的办学理念有密切关系,“大家的愿望很朴素,就是想通过汉语教学,实实在在地推进中非友谊。以卢旺达大学孔子学院为例,我们就想为中国和卢旺达之间的人文交流踏踏实实做些事情。”

曾赴尼日利亚拉各斯大学孔子学院做汉语教师志愿者的吴静怡还记得她任期结束时的一个场景。在热情活泼的非洲学生中显得安静沉默的学员雪仪在她离开那天,从很远的地方跑向她说:“吴老师,我知道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跟您见面,我只是想跟您说,谢谢您!谢谢您教我们汉语,谢谢您教我写汉字,我真的很喜欢汉语……我会努力学习,争取去中国找您。”

“我一直记得从车上的后视镜看到雨中的雪仪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消失不见。”吴静怡回忆道。

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非洲孔子学院的学员数量年增幅达到近36%,2017年在册学员人数接近15万人;汉语课程班次平均年增幅达到40.3%,专用办学场地面积平均年增幅将近34%。

就非洲孔子学院迅速发展的原因,国家汉办负责人马箭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非洲孔子学院从一开始发展就非常注重本土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教师的本土化。以2017年为例,非洲孔院为当地培养师资大概1500多人次,聘用本土师资近百人,为孔子学院本土化建设和可持续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二是紧密结合当地实际需求。为了满足中资企业对本土人才日益增长的需求,非洲孔院为企业提供点对点服务,使本土人才的培养能适应企业的直接需要。”

(以上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2018-08-31) 

【数据分析】

以卢旺达孔子学院为代表的孔子学院在推广汉语、传播中华文化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卢旺达孔子学院近年来致力于将汉语教学特色化、职业化、全面化。以武术、太极以及中国歌曲等形式向外推广汉语,这是特色,通过太极比赛、武术比赛等活动的举行,已经使这一特色在卢旺达逐渐深入人心。特色化稳定推进之后,孔子学院开始推进汉语教学的职业化。2016年,孔子学院走进中国援卢旺达竹编组开始汉语课程,帮助学习竹编技术的卢旺达学员能够与援卢专家进行简单交流;在中国土木工程集团东非卢旺达有限公司,为公司中高层管理人员中的卢旺达人培训中文,增进中卢双方人员在工作中的交流;2017年初,孔子学院在中国援助卢旺达医疗队所在的马萨卡和基本古医院开设了汉语课,解决在医救助中的语言障碍难题。

回顾之前,2004年11月21日,全球第一所“孔子学院”在韩国首都首尔挂牌。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全球146个国家(地区)建立525所孔子学院和1113个孔子课堂。孔子学院138国(地区)共525所,其中,亚洲33国(地区)118所,非洲39国54所,欧洲41国173所,美洲21国161所,大洋洲4国19所。孔子课堂79国(地区)共1113个(科摩罗、缅甸、瓦努阿图、格林纳达、莱索托、库克群岛、安道尔、欧盟只有课堂,没有学院),其中,亚洲21国101个,非洲15国30个,欧洲30国307个,美洲9国574个,大洋洲4国101个。所以在不久的将来,汉语也会像英语一样成为通用语言。现在“一带一路”的倡导,中国和非洲国家的关系已经密不可分,非洲人民币有望成为直接货币交易,那汉语成为通用语言也是指日可待。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和旅游管理干部学院